秀米培训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这边的中国人将戰胜大洋那边的中国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13: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容简介:《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200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令我印象深刻有意思的是,就在上个星期,《纽约时报》前北京分社社长ErikEckhol在我领儿子回国四年后,去年12月和今年6月,我儿子参加了SAT(美国本科不知怎么回事,在两次赴港的途中,有句话反复萦绕在脑际:“我也到了该领儿子现时中国,少有人再“纪实”“危境”。相反,在盛世的景象中,就连弗里德曼也还在初二,我儿子班级中就开始有人出国去读中学了。刚升入高中,儿子所在学校我儿子所在的北京四中,今年有70多人直接投考国外大学。据学校负责老师介绍很难单纯用躲避高考来形容这些出国读高中和大学的中学生们。这些选择出国读中一个曾在《纽约时报》负责报道教育新闻的记者,在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在当然,在中学生出国的潮流中,无论以中国的眼光还是以美国的标准,也并非所有在香港亚洲会展中心SATⅠ考场,当我听到国内几家中介组织在考场举办的推介弗里德曼在那篇文章中说,美国的对手永远赢得不了未来,因为当他们的油井干涸文章我读了一遍,感觉惊异。已经开始丢三忘四的老爸,絮叨起我同学的事情,记不管怎样,我把这篇文章转给了文中提到过的已经在国外读高中的几位同学。其中对她观念发生的变化,我一点都不奇怪。这就像我在美国读书的那段时间(200那时,我主要忙于应付美国学校的功课。都说美国的学校课业负担轻,功课不紧张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可以用国内语文课上的“读后感”模板来应付读书笔记,也就我老爸在和批改我读书笔记的老师面谈时(类似中国家长会,但谈学生情况都是一这些话让我明白了,我每天的作业,其实就是在教我思考,启发我思考,“逼迫”那种每天都需要你用创意去完成作业的生活在回国之后中断了。先是我发现在美国大概就是在这次谈话过后不久,维基解封了。这件事,肯定与我老爸的牢骚没什么维基解封了。但我发现维基也用不着了。因为我每天的作业都是有“标答”的,根在主动“失分”方面,还有更生猛的同学。进入初中三年级,中考的压力日增。老我们的考题中,也有看似需要“创意”的题目。一次,高一政治考试中,一个题目来看这道题目:“请对比西奥多.罗斯福与**罗.威尔逊的外交政策”。再看这我知道,如果要回答“对比毛爷爷与邓小平的外交政策”的问题,尤其是要对政策需要创意的思考,在国内学校属非主流。为SAT备考,为AP备考,我都是利用上次出国前,一个“海归”姐姐对我说:“千万别以为到了美国就自然会说英语。



《紐约時报》专栏作者托馬斯.弗里德曼200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令我印象深刻。在这篇以众多人名开始,又以众多人名结束的文章里,弗里德曼讲述了他参加女儿高中毕业典礼的感想。他从毕业生的名单中发现,叫“Smith”的只有5个人,而当他自己从明尼苏達州的一所高中畢业时,他回忆道,“好像只有5个人不叫‘Smith’”。

这篇文章发表后的20多天,我领儿子去了美国。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儿子姓名的汉语拼音也在“稀釋”“Smith”的名单中占据了一行。

有意思的是,就在上个星期,《纽约时报》前北京分社社长ErikEckholm在Facebook上“晒”出了一张他参加儿子高中毕业典礼时的畢业生名单的照片。这张照片,显然是全部名单的最后一页,只羅列了姓氏以U到Z开头的毕业生姓名。在这份有120多人的名单中,用大陆汉语拼音拼写的姓氏,竟有近70人。而弗里德曼在2006年的专栏文章中前后罗列了30多个姓名,可用大陆汉语拼音辨认的名字只有3个。

zai(在)wo(我)領儿子回国四年后,去年12月和今年6月,我儿子参加了SAT(美国本科入学考试) Ⅰ和SATⅡ的考试。我虽然清楚此道不孤,也听说过大陆参加SAT考试的考生在把香港的考位占满后,又开始去占据新加坡、韓国和日本的考位。但是,当我领着儿子赴港,在机场、酒店和考chang(场),看到黑压压的来自大陆的考生时,还是被这样的庞大阵势所震撼。

不知怎么回事,在兩次赴港的途中,有句话反复萦绕在脑际:“我也到了该领儿子朝它跪去的时候啦”。这句话,出自苏晓康和张敏的《神圣忧思录——中小學教育危境纪实》一书。许多年前,我为这本书激dong(动)得热淚盈眶,那时我还没有结婚。不过,也正是这句话,似乎在警告所有要成家生zi(子)的人,在未来都要面对一段因孩子踏入jiao(教)育的“神殿”而出现在脚下的畏途。这句让人不寒而栗的话,我過目不忘。20多年过去,现在,轮Dao(到)我了。我领著兒子,但没有在zhong(中)国的教育“神殿”前跪下,以拜上最后一拜——我men(们)用腳选择了逃避。

现时中国,少有人再“纪实”“危境”。相反,在盛世的景象中,就连弗里德曼也在其发自中国的专栏文章中对中国伸出了大拇指。当然,也正是在中外交口说盛世的过程中,被ErikEckholm领回美国上学的兒子,you(有)了越来越多可以用大陆汉语拼音拼写名字的同学。而这些人中,也有我儿子的同学。

还在初二,我兒子班级中就开始有人出国去读中学了。刚升入高中,儿子所在xue(学)校曾借开家长会之机,統计有多少学生想在三年后弃考中国da(大)学而直赴国外读大学,結果当时有100多名家长表达了这种意向,大体占整个年级学生总數的四分之一。我儿子在上初中时,成绩稳定在其班级前列的頭四名男生,全部以出色的成绩升入本校高中。这四个人全部选择了出国读大学本科,其zhong(中)一人yi(已)在高一学年结束后,申请进入了美国一所著名私立高中。这四人之外,還有一位同样升入本校高中的特長明显的學生,也被新泽xi(西)一所私立高中录取。

我兒子所在的北京四中,今年有70多人直接投考国外大学。据學校負責老师介绍,在这70多人中,有90%多的学生被美国排名前30的大学录取,这还不包括那些在高一或高二出国就读高中,在国外参加考试的学生。我儿子的高中班级中,一名当年崇文区的中考“状元”,也是在高一学年一结束,就出国读高中去了。

很难單纯yong(用)躲避高考来形容这些出国读高中和大学的中学生们。这些选擇出国读中学和大学的学生中,不敢说全部——但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有升入北大、清华的学习实力,并非夸张。而問题在于,北大和清华还值不值得那么多人qian(千)军万马去挤独木桥?

一个曾在《纽约时报》负责报道教育新闻的记者,在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在某大公司谋得了一个驻中国的职位。一次,在与我谈起北da(大)、清华的毕业生与国外pu(普)通大學的毕业生的工作表现后,感慨地说,那些在工作中更有创意的国外普通大学的毕业生,如果当年在中国参加高考,那是无论如何也考不上北大、qing(清)华的。

当然,在中學生出国的潮流中,无论以中国的眼光还是以美国的标准,也并非所有学生都是可造之材。我一个同事的儿子去年高中畢业后,进入美国中部的一所fei(非)chang(常)不错的大学就读。第一個学期过去,我同事向我转述了他儿子告诉他的一件趣闻:同级学生中,有一位陪读的中國母亲重金央求其儿子說,“儿呀,如果你能考过一门,媽就给你买一辆瑪莎拉蒂”,结果可想而知。

每年海量涌出国门去读大学的中学生,和上述能夠把陪读母qin(亲)的儿子ban(办)到美国进入知名大学的中介机构,正在同时改变着中国和美國的教育生态。

在香港亚洲会展中心SATⅠ考场,当我听到国内几家中介组织在考场举办的推介会上,声称其可以在一周内“包装”一个学生,达到美国名校申请要求时;当我看Dao(到)有考生家长把大陆中介组织按照国外惯例提供給听众的免费咖啡、饮料,咕咚咕咚地倒进自带的硕大水杯带出会场时,我忽然想起了弗里德曼2006年那篇专栏的觀点和结論。

弗里德曼在那篇文章中说,美国的对手永远赢得不了未来,因为当他们的油井干涸时,他们的社会就会如贫瘠的沙漠一样荒芜;而吸纳了全世界人才的美国之井却仍将汩汩涌动。弗里德曼还断言,美国仍是吸引全世界人才的最大磁石,因此,这边的zhong(中)国人将战胜大洋那边的中国人。

真是这样嗎?这,恐怕得问我er(儿)子他们那代人了。

作者:董郁玉为纽约時bao(报)中文网撰稿

wo(我)要去美国读大学

我老爸刚为纽约时报中文网写了一篇文章:《我要送儿子去美国读大学》。我就是文章中提到的那ge(个)儿子。
文章我读了一遍,感觉惊异。yi(已)经開始丢san(三)忘四的老爸,絮叨起我同学的事情,记忆準确,如数家珍,其中有的同学出国的事情,我好像只在吃饭的时候提guo(过)一句。看来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

不管怎样,我把这篇文章转给了文中提到过的已经在国外讀高中的几位tong(同)学。其中一位同学(我zhong(中)考那年的崇文区狀元)回信给我,shuo(说)经過yi(一)年的国外学习,ta(她)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来只想着能上一所排名靠前的大学”,“現在想的是要努力做自己想做的事”。

对她观念发生的变化,我一點都不奇怪。这就像我zai(在)美国讀书的那段时间(2006-2007年,小学六年级)发生了许多变化一样。但是,在美國的时候,对将来要在哪里读大学的问题,我并没有确定的想法。尽管我的“忘年之友”、几位来自北大、清华等中国名校的哈佛博士生不止一次地劝我,“一定要出来读大学”,并告诉我说“出来之后才知道大学的时间浪费太多了”……但是,我对当shi(时)看来还很遥远的问题根本没有什么概念。

那时,我主要忙于应付美国学校的功课。都說美国的學校课业负担轻,功課不紧张。但zhe(这)要看从哪个角度讲。数学课,一学年下来也没有几次作业,确实不具太高挑戰性。但是,我在的学校有一个作业天天都有,那就shi(是)读书筆记。这个作業要天天写,老师每周都要检查。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可以用国内语文課上的“读后感”模板来应付讀书笔记,也就是一般先把書中内容梗概写一下,zai(再)写几ju(句)心得便可。哪知道,老師的“朱笔御批”(书法直逼英文狂草,极難辨认)总是问题一大堆。這些问题對我而言,簡直“太伤自尊了”。我实在弄不懂,他的那些问题和我读过的书you(有)什么关系。大概在头几十篇读书笔记中,老师幾乎在每一篇批语中,都写着“我需要你的reaction”,“你的thought呢”,“你的idea是什么”,“给我你的viewpoint”……你的,你的,你的;我的,我的,我的。书读到这个份上,才知道看别人的书,为的是生產自己的想法。

我老爸在和批改我读书笔记的老师面談时(类似中国家长会,但談学生情况都是一对一面谈),曾委婉地請老师对我读书笔记的用词、句式和语法等“多加指点”。老爸事后说,老师对他说的一番话,讓他觉得“不好意思”(我理解那其实就是无地自容的意思哈)。老师对老爸說,不要担心一夫的英语(语法),書看多了,错误自然就少了;不会说話的人少,bu(不)会思想的人多……

这些话让我明白了,我每天的作业,其实就是在教我思考,启发我思kao(考),“逼迫”我思考。为了wan(完)成这zhong(种)yao(要)有自己的reaction、thought、idea和viewpoint的作业,我不得不看的书,上网找的资料。慢慢地,“朱笔御批”中的内容变成了“商榷”和tan(探)讨,而有时则干脆是我的名字后面加上两个英文单词:“Greatjob(非常好)”。tian(天)tian(天)读书“写作”的结果,就是我在插班的第一个学期末,不仅在数xue(学)和科学,而且在戏剧等全部八门功课上,都得到了A。

那種每天都需要你用创意去完成作业的生活在回国之后中断了。先是我发现在美國我一天登陆无数次、幾乎所有学生都离不开的维基百科网上不了。这个严酷的事实,令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维基百科,我将怎样面对今后的作业。我曾听老爸在和别人聊天时说,回国后不长时间,他遇到了一个已经当了部长的北大校友,问他,该怎么向一个孩子解释这个国家为什么要封锁维基百科网?

大概就是在这次谈话过后不久,维基解封了。这件事,肯定与我老爸的牢骚没什么关系。但是,wo(我)也敢肯定,na(那)个与负ze(责)此事有关的“校友”,在决定解封维基时,不会投反对票。谢谢您啦,那位伯伯!

维基解封了。但我发现维基也用不着了。因為我每天的zuo(作)业都是有“标答”的,根ben(本)不用劳维基的大驾。我的作业中,也让你看“四大名著”,dan(但)这些阅读,与其说是让你从阅讀中发现什么,创造什么,还不如说是為了让你记住某些“别人”希望“教化”你的几点结论性教条。对这樣的阅读,我从来也不勉强,宁可在此失分。

在主动“失分”方面,还有更生猛De(的)同学。进入初中三年ji(级),中考的压力日zeng(增)。老师出了個作文题mu(目):“初三”。我De(的)一个同學(就是老爸文章中说被新泽西一所中学录取的那位),“勇敢地”以此為题描述了他在大年“初三”那天的快乐生活。当然,在老师进行讲评的时候,他可没从他这个另类创意中得到什么快乐。

我们的考题中,也有看似xu(需)要“创意”的题目。一次,高一政治考试中,一個题目需要“谈谈你的看法”。在试卷讲评时,老師“爱憐”地对在这个题目上汪洋恣肆却没得分的同学说:“孩子,你真的以为要你谈什么看法呀?!”在同学们心领神会的暗笑中,这些将来几乎肯定dou(都)会进入中国重点大学的“精英”,自然而然地给“标答”和“自己的看法”找到了各zi(自)的位置。

来看这道题目:“请对比西奥多.罗斯福与**罗.威尔逊的外交政策”。再看這个:“请分析18世纪80年代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危机是怎样影响美国1787宪法中的条款的”。这兩个题目,是我准備AP(AdvancedPlacement)美国历史科目考试时需要思考的几百个类似题目中的两个。這種题目,在教科书中是无法找到“标答”的,仅罗列史实也是不行的。

我知道,如果要回答“对比毛爷爷与邓小平的外交政策”的問题,尤其shi(是)要对政策和人物作出“談谈你的看法”的評jia(价)时,那是需要一定资格的。但是,shi(试)想,一个从zhong(中)學时代起,就要对国家的外jiao(交)政策不断发表看法的人,和一个进入外交部门才知道外交为何物的人,在对世界大势和国家利益的判斷上,哪一个更有可能把握得恰当一些?

需要创意的思考,在国内学校属非主流。为SAT备考,為AP備考,我都是利用高一和高二期间免修英语课的时间。即便如此,你也必須时刻警惕着,不能让那些激荡你大脑的问题闯入“标答”的地盘。在学校,我们的“研究性学習”项目还只有2个必修的学分。而类似(引自剑桥大学国际考试局的)SDP(Skills DevelopmentProgramme)等培养批判性思维、激發创意的课cheng(程),在我们学校也只是被列为选修课,而在其他xue(学)校,类似这样的课程,ke(可)能都没有被列入选修課表。好在当我和几位同学参加完在田纳西大學举行的DI(DestinationImagination)全球总决赛后,我知道了一个地方的非主流,在另外的地方可能就是主流。

上次出国前,一个“海归”姐姐对我说:“千萬别以为到了美国就自然会说英语。”这句话,我记住了。同样,我知道,到美国读大学,也并不一定就会用好美国的教育资源。我老爸把我送出国门,修行當在我个人啦。

董一夫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重庆中学生网 万和城 宜兴紫砂壶 可乐在线 烟台论坛网 超越平台 重庆方言网 出国留学网

秀米网|联系方式|秀米培训网

GMT+8, 2021-1-27 14:24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